三二看書 三二看書 都市言情 往往來來又半生 第二十七章 年夜飯的菜譜兒

第二十七章 年夜飯的菜譜兒

小說:往往來來又半生| 作者:留心金碧年深| 類別:都市言情


    章爸還沒會說話,媽媽唐初柳就在一邊兒問:“胖頭?那東西怎么做啊?”

    胖頭又叫花鰱,學名鳙魚,算是四大家魚之一,只不過因為腦袋太大,身上相對的肉少,并不太受北方人待見,而且做法和味道都和鯉魚相仿,就不如吃肉更多的鯉魚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北疆很少有家庭會吃著東西,也就導致了胖頭魚的體型都比較大,價格也便宜一些。

    章晉陽捏著下巴琢磨菜譜:“胖頭么,買條大的,七八斤的那種,腦袋切下來剁椒魚頭,中段紅燒魚塊,尾巴配上雪里蕻燉凍豆腐。”

    剛說完后腦勺上就被媽媽扇了一巴掌:“胡說八道,過年的魚要有頭有尾整條的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章晉陽捂著腦袋哼唧著:“誰知道那個?整個過年都要吃整魚嗎?”

    章爸笑著揉了揉他的頭:“那倒不至于,但是年夜飯的魚一定是整的,雞雖然剁開了做,但是也要是頭翅爪尾都一鍋出來,習俗吧,就算沒什么講究,但還是這么干心里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媽媽把眼睛瞪的溜圓兒:“怎么就沒講究了?過年團圓飯,自然是家人整整齊齊團團圓圓的,全須全尾的雞魚,就是要來年全家人也都團團圓圓健健康康的,連年有余多么好,連年有半條魚像話么?”

    章晉陽撓了撓頭:“那好吧,那買點鯽瓜子吧,一斤往上就行,我做香酥燜魚。過年都得預備什么菜啊?”

    章爸被自家老婆懟了一下也不在意,日常而已,哈哈一下:“能有什么,雞鴨魚肉唄,不過鴨子這東西咱們北方不怎么吃,很少有賣的,至少市場沒有,也許副食店有烤鴨?”

    姐姐嘴里塞了一大把的麥芽糖,粘的說話都費勁:“唔,爸,今年吃肘子么?”

    章晉陽搖了搖頭:“現在的肘子不好,肥肉太厚了,倒是皮凍兒今年做不做?差不多也到時候了吧?

    還有得炸點丸子,算是零食吧,其實鹵雞脖子和雞翅膀尖兒最好,不過市場上有賣的嗎?”

    章爸的眼神有點怪:“市場是沒有的,那玩應兒還算有肉都隨著雞賣,我倒是認識一個買白條雞的,有雞爪子、雞頭、雞嗉子,雞翅和雞肝沒有。”

    白條雞就是殺了之后處理好的雞,現在的人對白條雞要比后來喜愛的多,后來有了注水雞、注膠雞、病死雞之后,人們才又開始喜歡買活雞自己宰殺。

    不過北疆過年的時候,一般都是飯店要白條雞得多,因為這個時候都是各種公事人員出來奉命招待的時候,飯店的生意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而老百姓大部分還是買活雞自己宰。

    至于章爸說的雞雜碎,確實,這些東西在這個時候都是不能上席的東西,據說除了扔出去喂狗,就是有哪個家里實在窮的過年都買不起葷腥的人,回看誰家殺雞討了回去打牙祭。

    而很多動物的內臟都是這么處理的,遠沒有后世對食材利用的那么充分——據說雞鴨身上除了毛和便便,就沒有不能吃的東西了,骨頭都要炸酥了下酒。

    但是章晉陽沒聽到一樣東西:“怎么沒有雞胗格兒?”

    雞胗格兒就是雞胗,這東西怎么做都是爽脆的口感,而且據說對胃很好,媽媽的胃一向很弱,而且她又不愛吃葷食,吃點雞胗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章爸搖了搖頭:“有的人愛吃那個,所以就能賣了,剩下的這些都是沒肉又不好處理的,基本都賣給養殖戶打飼料了,也就雞爪子這幾年還好吧,但是也比雞肉便宜。”

    現在的雞還都是整只的賣,并沒有細分部位,詳細算下來還是很劃算的,而且章爸這次買了一只活的蘆花大公雞,看樣子得有七八斤肉,算是塊頭很大的,所以他有點猶豫:

    “那些東西行嗎?”

    章晉陽一擺手:“好吃的,這只雞一會兒就收拾了凍上,三十兒晚上守歲吃。

    魚就那么定了,來上四條一斤多的鯽瓜子(鯽魚),那些雞雜碎除了雞頭一樣來上二斤,要是有雞腸子最好。

    還有什么雜碎沒有?嗯……需要一條牛尾巴,不知道價錢怎么樣?”

    姐姐這個時候終于把嘴里的麥芽糖嚼干凈了,拍了拍桌子:“不是還要有肉嗎?吃肘子吧,肘子香。”

    章晉陽一翻白眼:“肘子貴,而且廢調料,要不來條五花肉吧,窖里有地瓜,到時候扣個肉也香。”

    媽媽不知道什么時候摸出紙筆來了,嘴上一邊念叨著一邊記:“牛尾巴一條,鯽魚四條,雞雜碎……五花肉……哎,他爸,今年過年分福利,廠里都分什么啊?”

    章爸摸出煙來點上,皺著眉頭想了想:“蘋果,蘆柑,還有點海魚吧,帶魚鯖魚什么的,他們去和九河衛的海產公司聯系了,說不定還有海帶。”

    章晉陽一扁嘴:“沒啥好玩應兒。不想吃帶魚,能不能換啊?”

    一股青煙直沖天棚,章爸眨了眨眼:“說不定行,廠里有幾個愛吃海貨的,不過要是和他們換肉……估計分的那點兒東西換不來幾頓的。”

    唐初柳在紙上劃拉了幾下,若有所思:“我想起來了,趙冬梅他舅舅,是殺豬的,就是工會主席趙靜的弟弟,就在配件兒那邊兒住,他那兒賣肉會不會便宜點?

    他可不是廠里人,這些海魚,就算趙靜能給他拿去,也拿不了多少吧?”

    章晉陽眼睛一亮:“殺豬的?要整個兒的豬肚兒有嗎?有黃喉多的也要。”

    章爸瞪著眼看他:“你這都是從哪知道的什么東西?皇后……還娘娘呢,什么地方啊?”

    媽媽也瞪著他,手里的筆干比劃下不去,不知道是哪兩個字兒啊,總不能就真寫皇后吧?

    章晉陽咳嗦一聲:“黃喉么,是大動脈吧,學名主動脈弓,肯定不是喉嚨眼兒,殺豬的應該知道吧,那玩應兒一點兒油都沒有,脆的,補充維生素和氨基酸。

    圖書館里的書有介紹,好像是本黔菜大全。”

    章爸眼角一抽:“得,今年咱家還真是南北大菜呢。豬肚兒也有用?那個除了燉湯還能干啥?”

    章晉陽伸手拽過媽媽面前的紙:“香酥燜魚,地瓜扣肉,宮爆黃喉,豬肚包雞,牛尾湯,拌個涼菜,蒜泥皮凍,再做個土豆泥,八個菜,年夜飯齊了。”
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大乐透除6走势图